兰州晨报作文周刊·金牧场丨快乐书旅……

兰州晨报作文周刊·金牧场丨快乐书旅……

时间:2020-01-08 15:1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兰州晨报作文周刊·金牧场丨快乐书旅……

掌上兰州

发布时间:01-06 15:39 兰州晨报客户端,甘肃第一移动传播资讯平台

兰州晨报作文周刊·金牧场

快乐书旅 兰州东方学校七年级一班 张家源 “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”这句话众所周知。读书,不仅是捧着书本,细细研读,更是心灵的旅程。不论你家徒四壁,还是金玉满堂,如若翻开书,你便也似乎忘却了自身,心也随情节起伏了。宛如自己便是那主人公或旁观者,面对一个个选择,身临其境,艰难抉择。 我曾与多九公同行,一起出海访遍各国,了解风土人情。论那好学上进之黑齿国,辛苦工作之劳民国,或是两面三刀之两面国,夫妇颠倒之女儿国。遍赏玩异国他乡之风景,遍悉识人间百态。 我也曾与刘慈欣同行,见证那超乎想象的地球发动机。也见证人们为之付出的生命与呐喊,见证过那地球航向远方时的寂静。这次航程,究竟何方为目标? 我也曾与鲁迅同行,了解他那童年琐事,随他在百草园中赏玩,在三味书屋中学习;也曾随他见过大世面,见过闰土那可爱的脸颊。听到那令人震惊的“老爷”,也听到过那庸医的漫天胡说,更明白了鲁迅弃医从文的原因。 我也曾想过,为什么故事中会有那么多悲惨结局,若能全为快乐的结果,焉不让世人笑口常开? 我希望,那卖炭的老翁,再不要遇到那黄衣使者白衫儿,不要被“回车叱牛牵向北”,不要以“半匹红纱一丈绫”作为炭钱。我也希望,那秦始皇能善待于民,使人民幸福安康。我希望杜甫的茅屋不为秋风所破,吹散的草也不被南村群童“公然抱茅入竹去”,让杜甫、妻儿免受风雪雨霜。 回看旅程,我仿佛看到那小女孩与父亲和睦相处,度过温暖的大年夜;我似看到海伦女士重获光明,开心地在天地间飞跑、跳跃;我可看到那三只猫在妻与郑先生脚边跳来跳去;我还看到白求恩同志仍为人们医治,尽职尽责;我定看到,每本书,乃至每个故事,定然有美好的结局! 但,就如作者本意,故事与书中定不单纯地讲故事,其实是有深刻内涵的。回首书旅之路,将会发现,在触人情感的文字下蕴含的耐人寻味的道理。正如《木兰诗》《镜花缘》表达的是一种“谁说女子不如男”的气概,而《三打白骨精》则是另一番“男儿当自强”“正定压邪”的刚硬。正如《朝花夕拾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忧国忧民,也如对当时社会制度控诉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……“书读百遍,其意自见”何尝不是呢? 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,人们对情感的表达与寄托大都存封在纸页之间。从屈原的《离骚》到《诗经》,从四言到五言到七言;从寓言到文言长短篇再到《狂人日记》都体现出人们对某种事物的渴望与对太平盛世的向往。难道不能说书页间寄托了人们的希望、追求、向往吗? 时代在变化,科技在发展。无论是怎样之时代,都少不了书。书,给我们带来超脱现实的体验与感受,给心灵带来一次次震撼,让人深深沉醉其中。一本本书,不仅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,也教会了我们坦然面对人情世故。一本本书铺就了人生旅途,人生旅途中亦常有书相伴。书旅,便是心灵的旅程。书旅,亦是人生之旅程!当我们回首茫茫书之旅程,定会惊讶自己已走过了多少人生之旅,也不禁惊叹自己比以前进步了多少!书海无涯,书旅漫漫。这充满书香的路上何曾不是快乐的呢?因此,行走在漫漫书旅中,吾将上下而求索! 老师点评 正所谓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小作者行走在书旅之中,将自己的读书之见闻,阅读之感悟,诵读之情感完整深刻地表现了出来。在他信手拈来的读后随感里,我们感受到了他已然沉醉在书香中,浸染在经典里。 同学们,我们常常以“书”为写作对象,但写出彩的并不多,所以要使自己的文字有说服力,就一定要多读书,且读好书,书籍才会真的浸润我们的人生。 我的“怪”姥爷 兰州市树人中学七年级五班 张家源 我的姥爷今年八十四岁了,为兰州交通大学物理学专业奉献了四十多年的他,退休后回到了他的家乡河南省三门峡市生活。但我时常感觉他是个“怪”姥爷——他的心智、体魄、精神都不像一个平常的老人,下面这几件事,就是我这个推断的证据。 证据一:追求时尚 除姥爷外,我认识的每个老人退休后都会无所事事,整天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扑克。可姥爷呢?退休后,他买了不少我都没见过的“高科技”产品——超声波牙刷,智能马桶,扫地机器人,智能手机等。由于他极强的学习能力,时间不长,便会熟练地操控各种家用“黑科技”了。今年春节,我回三门峡看姥爷,一进家门便见他身穿新式夹克,头戴蓝牙耳机在“摇头晃脑”。姥爷和大家寒暄几句后,就把我拉到卧室的沙发上,笑容可掬地问我:“小源,最近都爱听什么音乐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《铡美案》《辕门斩子》等经典京剧。”我本想所有老人都喜欢京剧,可姥爷却不屑一顾地瞟了我一眼说:“你怎么还生活在上世纪啊?连我这个老年人都开始听流行电音了。”我不禁睁大了眼睛,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白发苍苍、皱纹满面的新世纪“青年”,哭笑不得。 证据二:体力充沛 姥爷曾是学校的网球队队员。回到三门峡后,第一件事就是找球场。每天午饭后,他便会约几个球友,兴致勃勃地出门打球。他的球友们都是刚退休的“中年人”,妈妈不止一次地质疑他的体力,可他总是摆摆手,并大肆吹嘘自己的球技。有一年国庆长假,姥爷由于约不到球友,只好勉为其难地让我们陪他去打球。到了网球场,先由球技最好的小舅上场和姥爷打。可没想到的是,一会儿功夫,小舅竟然大比分落后于姥爷。突然,小舅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了一个高抛球,姥爷却一点儿也不着急,腿微微弯曲后直线跳起,同时猛力挥拍便将球打了回去。这些动作一气呵成,潇洒自然。比赛结果毫无悬念,小舅累得瘫坐在地上。可姥爷却只是擦了擦汗,又迎接下一个对手。 证据三:酷爱读书 姥爷的书房比他住的卧室还要大,书房真正是“书”的房间。每天晚上他唯一的乐趣便是钻入书房读书。他这种酷爱读书的品格也深深影响了我。国庆长假期间,我回到了三门峡。那段时间,最令我着迷的是手机游戏。姥爷没有阻止我玩手机,他轻轻地坐在了我旁边道:“我也想玩游戏,你教教我。”我便拿出手机继续玩了起来,边玩边给他讲解。过了一会,他打了个哈欠,说:“这游戏太无聊了,我们还是看书去吧……”说完便走向了书房。我犹豫了一下只好跟着他进了书房,他看着我笑了笑,说:“对嘛!还是读书有趣。游戏只能带给你一时的精神快乐;而书却能永远地充实你的心灵!” 这便是我的“怪”姥爷,那个疼我,爱我的姥爷,一个不同于其他老人的怪人,可在这怪的背后,却能看见一个自强不息、追求美好、酷爱学习的人,姥爷是我前进道路上的榜样。 窗外 兰州市三十五中八年级九班 张紫璿 当远方的夕阳亲吻着地平线时,我家的窗外便成了最自然的电影。 每当我放学回到家中,总要在阳台上停留一会儿,看那伴随着灯光一般的余晖的云朵在蓝天中翩翩起舞。每天的云都不一样,有时它像步入天空的阶梯,层次分明,又轻又薄;有时它像搅匀了的酸奶,看上去软软的,调动了我的胃口;有时它像粘在天上的棉花,似乎一碰就破;有时它像一个个有模有样的小岛,给人立体的感觉。它总是千变万化,婀娜多姿。楼房、车子是它的背景。阳光是它微弱的闪光灯,它就像主角一样在空中施展魔法。 这天,它又像蓬莱小岛一样漂浮在空中,空隙中放射的金光,仿佛岛上正有神仙在炼丹。不一会儿,太阳更加接近地平线,放射着的光芒逐渐消散,云朵的颜色也没那么白了,边缘处有些发青,像极了黑眼圈。蓬莱岛也不见了,此时更像从神灯中钻出的阿拉丁,缩着脖子,扭动胳膊,像是在表演着什么。你若在此时去干点儿什么,那实在是太可惜了!谁也不知它变化得这么快!瞧啊,天空中有一只青黑色的狗,张着大嘴,向上跳跃。与它战斗着的是一只鹰。也张着嘴,伸展了双翅,仿佛在天空中翱翔。鹰盘旋在狗的上方,狗凶猛地扑向雄鹰,谁胜谁负天知晓!怎料天色已晚,天空中出现了渐变色,有蓝,有绿,有橙,有的地方甚至开始发紫,似乎有些忧郁。云被微弱的风吹散开来,为黑色的幕布加上了装饰。远处的山脉上点亮了一个个路灯,犹如夜空中的星辰。月亮也缓慢地穿过缥缈的云雾。穿过纤长的枝条,来给星星讲故事。 窗外的风景也许渺小,也许单一,但永远都是最自然的美丽景象。 秋雨 兰州十一中七年级七班 张语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