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师大一对老师的金婚约定:捐献遗体

杭师大一对老师的金婚约定:捐献遗体

时间:2020-01-09 10:0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

  沈慧麟(左)签好《浙江省遗体(组织)捐献志愿书》

  

  沈慧麟和王德琳很爱旅游。

  昨天,在杭州师范大学西斗门校区的一楼教室里,78岁的沈慧麟在一张《浙江省遗体(组织)捐献志愿书》上签下名字。

  沈慧麟和爱人王德琳都是杭师大的退休老教师,今年是他俩结婚50周年,在金婚之年,这对老教师做了一个早在10多年前就商量好的事情:将遗体、眼组织以及其他可用组织,全部捐献。“去年,我爱人查出了胰腺癌,身体不太好,她最近总是催我赶紧办好这件事。了却了这一桩心事,也是我们夫妻俩最后的约定。”

  厚养不葬

  品德传承更有意义

  签字当天,由于身体原因,王德琳没来,沈慧麟一人到场。沈老个子不高,一只黑色皮包斜挎着,一身灰色衣裤干净整洁,大步走进教室。

  老人的逻辑非常清晰,声音也是中气十足,“最初的触动,来自于我母亲。她死后就是没留骨灰、没弄坟。早在上世纪60年代,母亲就和我们讲,死后从简。”沈慧麟的母亲是一位退休工人,文化程度不高,但她善良、俭朴。

  母亲是在92岁那一年走的,骨灰被洒在了钱塘江里。当时,沈慧麟夫妻就讨论过这个话题,觉得自己应该比母亲更进一步,离开人世的那天,遗体无偿捐献出去。于是“厚养不葬”这个理念就一直被这家人所接受并提倡。

  捐献遗体这个想法,早几年前,沈慧麟、王德琳就和女儿、女婿、外孙女说了,小辈们也表示支持和尊重。沈慧麟说:“我们觉得不要给小辈添麻烦,不用举行追悼会,不用修坟造墓,每年也无需上坟,把好的品德、习惯、做派这些精神上的东西传承和延续下去,不是更有纪念意义?”

  相伴50年

  携手游过五大洲

  都说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”,对于沈慧麟和王德琳来说,他俩真的很有缘。婚前,两人已经是亲戚,沈慧麟笑着说:“我哥哥娶了我爱人的姐姐,我们就这么认识了。”

  泛黄的结婚证,一直被老人珍藏着,本子上没有一个破角。证书被正面写着“计划生育、勤俭节约”八字标语。证书里面,当年27岁的沈慧麟和25岁的王德琳于1969年9月15日自愿结婚领证。“今年是我们结婚50周年,也就是金婚。很早之前,我们就决定,到金婚的时候,来做这一件事情,感觉更好。”这一辈子,除了最早工作那些年,他俩从来没分开过。

  1978年,杭师大当时还是杭师院,正在招人,南开大学化学系毕业的杭州人王德琳想回家乡,就报名入职。那时候,沈慧麟还在中国科学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工作。分隔两地,到底去杭州还是去上海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最终还是沈慧麟下了决心,1982年,祖籍江苏无锡的他,从上海来到杭州,也一并入职杭师院。

  自此,两人一同上班一同回家,再没分开过。杭师大离退休工作处处长吴烨告诉记者:“两位老师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恩爱夫妻,形影不离,几十年携手教书育人,桃李满天下。退休后,一起上老年大学,一起旅行。”

  杭师大老年大学面向社会招生,沈慧麟和王德琳所在的旅游文化班现有学员约80个,而沈慧麟当了快十年的班长。吴烨说:“他们在班级很有威望。”在沈慧麟的组织下,全班同学2005年开始境内游,2009年开始境外游,这个班已经出游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“60岁退休后的这十几年,外孙女大了,是我们俩最开心、最自在的日子。”采访中,沈慧麟重复了好几遍,“基本上足迹遍及了五大洲。”

  噩运突降

  满足妻子的愿望

  但有时,命运就像个调皮的孩子,总在不经意的时候,把美好摔碎一地。

  “听说您老伴身体不太好?”面对这个问题,侃侃而谈的沈慧麟突然不说话了,眼眶泛红。

  2018年4月30日,他们结束了日本奈良、大阪的旅程,参加了体检,随后,王德琳被告知查出了胰腺癌。5月24日做手术,胰腺被切除了一半,脾脏被全部切除。然后,化疗、放疗、靶向治疗,该用的药都要用。“我们现在就想着,过好每一天。”

  现在,每天早上6点,沈慧麟会准时起床,第一件事是为爱人泡营养粉,第二件事是为爱人煎中药,“听说自己煎效果更好,我已经煎了一年多。然后我出门买早餐、买菜,每天很充实。”

  沈慧麟说:“但最近,王老师身体越来越差,她总是催我,想早点把捐献遗体协议签了。”

  医者父母心,师者何尝不是,枯叶化泥更护花。沈慧麟说:“我和王老师都是学理科的,我教物理,她教化学,除了要教理论课,还要指导实验课,做实验是需要一定的实验条件的,包括实践设备和器材等。杭师大医学院学生做实验,自然也要有相应的条件和设备,人体是必须的。等我们死了以后,能够将遗体捐献给学校,用于医学教学、研究工作,也算是为杭师大做了点小事,我们觉得很有意义,也很高兴。”

  遗体捐赠,了解下

  捐献者,生前人生百态、各不相同,大学教授、货车司机、国企职工、年轻学生 但不同的人生,一样的伟大。医学界将这些遗体捐赠者尊称为“大体老师”。

  杭师大医学院实验中心主任楼佳庆告诉记者,该校目前共有“大体老师”编号1450多,“现在社会开放了,观念改变了,从最初每年只能几例,到现在每年60例左右,但凡有志愿捐献意愿,不论远近、大小,我们都会去接收。”

  遗体捐献者身故后,就要进行遗体移交和捐献见证。

  一般情况下,遗体捐赠者在过世8小时内急速冷冻保存,在教学使用时再复温,从而能够保证遗体的新鲜程度,让学生能在最接近真实的人体上进行模拟手术训练。

  捐献者身故后,遗体接收单位会派出专人专车接运遗体。接运遗体时,接受方必须开具《遗体捐赠证明书》及家属签字的《遗体捐赠确认书》,捐献者及家属的身份证复印件等。这一切手续必须要捐赠方、接收方和见证方三方同时在场,同时签字。

  在仪式结束时,三方必须面对捐献者的遗体手持菊花,深深三鞠躬,以表达对逝者的尊重。

  接受到遗体捐献者的遗体后,接收单位必须立即处理。器官捐献的遗体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手术,取出需要捐赠的器官,比如眼角膜,而用于医学研究的遗体就要进行医学防腐处理。

  进行手术前或者是医学防腐处理前,必须默哀一分钟,表达对逝者的尊重。经过防腐处理的遗体保存一年左右,才会用于医学教学、研究工作。

  楼佳庆说:“每年清明前后,学校都会欢迎家属前来吊唁。一般三年之后,如果家属有要求,可以领回骨灰。丁桥有个花园地下室设置了志愿者纪念馆,钱江陵园也有专门的志愿者生态陵墓,这些都可以供人寄托哀思。”(记者 陈素萍)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