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济几十位规划设计专家担当“社区规划师”,

同济几十位规划设计专家担当“社区规划师”,

时间:2020-03-24 05:0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摘要: 凡事,看上去很小,但它却在,这个星球上,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发生。

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徐磊青,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四项,主持国家重大研发计划课题一项。

 

 

最近大半年,他在跟长阳路上明园新村里的一个小小变电站“较劲”——接下的“变电站及其周边公共空间更新改造”任务,设计几经周折,方案更新到第三稿。“不服气,”徐磊青有点倔,“我一定要把它做好。”

 

 

近年来,同济大学30多位规划、设计、建筑领域的专家,在杨浦、浦东、静安、徐汇、虹口等全市十多个区担当起“社区规划师”。当城市基层社区的单元微更新,与象牙塔内始终立于学术前沿的大学新智“碰撞”,什么正在发生?

 

 

“笑脸贴纸”和“1.2米外移”

 

 

一般人想象中,规划设计师的工作,大概是坐在办公室画画设计图,做个模型去竞标路演;真实的规划设计工作,远比这复杂,要加上前期实地考察测绘,与多部门沟通等。

 

 

然而,直接把茶几大小的规划设计模型扛到社区里,请居民投票的,还真挺罕见。2016年4月,徐磊青教授的团队,在浦东新区塘桥街道,就这么干了。现场“惊心动魄”。

 

 

那一年,政府启动推进“行走上海社区微更新”,他带领小组参与塘桥金浦小区入口广场微更新的竞标。设计前期调研发现,码头曾作为这片地区的主要对外功能没落后,仍然保留着场所相当强度的记忆与磁场。菜场、住区、慈善商店、药店、升旗台、阅报栏与各类餐饮,在这个长廊状区域共生……是上海旧小区特有的烟火气。

 

 

规划小组将初步设计的广场模型和各细部的说明展板,搬到了实地,一边讲解,一边请周边居民投票、发表意见,这一过程持续了四天。一开始,大爷大妈和小年轻们都看不太懂,渐渐地越来越多人围上来讨论,伸手要代表“支持喜欢”的笑脸贴纸和代表“拒绝反对”的愤怒贴纸。

我也说两句